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精酿啤酒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3|回复: 0

夜幕,又一次降临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20

积分

江湖新秀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19-2-26 06:2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加入我们吧,等你好久了。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夜幕,又一次降临。窗外,风呼呼的刮着,她窝在墙角,蜷缩成一只猫,望着那无边无际的黑暗,泪水终于冲破了最后的防线,她没有去擦,任它从脸颊上滑落。
五年前,她还是个孩子,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之中。左手拉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旁边站着爷爷和奶奶,瞧她,笑得多灿烂!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又一个月,她以为,这就是永远。慢慢的,小孩子长大了,在家人看来,她还是个小孩儿,因为她永远都会对他们笑。可谁又知道,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眼神有多空洞,心情有多悲伤。她知道,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经常陪着自己。于是,她经常对自己说:“没关系,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玩。”就这样,她又浑浑噩噩地过了两年。
她学习成绩很好。上初中了,需要花更多的钱。于是,父母起早贪黑地干活,这样,她除了晚上能见到他们,其他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每次放学,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但是,却从未出现过。每次休息,她多希望,妈妈能带她出去玩,却每次都是失望而归。看着别人和自己的父母呆在一起,她有多羡慕,谁也不知道。她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渐渐地,她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活在孤独中。她把自己藏起来,在父母面前,她总会没心没肺地大笑,似乎永远都长不大。但当大家都离开时,却又会默默的流泪。
青春期,也是叛逆期。她不喜欢父母对她发号施令,让她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她也不喜欢父母一和他聊天,就扯到学习。终于有一天,她和父母吵了起来。她哭了,她对着他们喊:“你们总是工作,什么时候陪过我?你们凭什么总是管着我,你们没这个资格。”“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她的脸上多了一个手印。“你再说一遍,我们那么拼命的工作,还不都是为了让你上个好大学吗。”她看着打了自己的爸爸:“学习学习,你们就知道让我学习,什么时候真的关心过我,我每天过得怎样,你们知道吗?我只希望你们能多陪陪我。我讨厌你们。”她很生气,把这么多年的伤心一下都发泄出来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像平常一样,蜷缩在墙角,不再吭声。
摸着那张发黄的照片,泪,再次无声地滑落。米兰城外,一片繁茂的牧场,早晨的阳光把烟雾染成草莓甜点的颜色,牧场与米兰被一条绳索般的小路连接。小铁匠的脚步踏破了清晨的宁静。他早已把刚刚打造的马蹄铁送到了城外农户的手中。
回到城内,他急匆匆穿过石板铺成的街道,一群白鸽被他惊动,忽然飞上天空,翅膀拍打浓浓的雾气,犹如猎鹰般在空中盘旋,小铁匠在街角旁的旧报滩旁边停住脚步,眼前的橱窗里,是一把手工木吉它,杂货店的女老板早已厌烦了这个可恶的男孩,他总是一大早就站在自家店门前。女老板赶走了小铁匠。
小铁匠悻悻地离开。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铁匠,每天的几个铜板怎么能买得到那么贵的乐器,但那把吉它的影子却如午夜的幽灵般占据了他的思想:光滑的琴身泛出淡淡的金色光泽,朴质的花纹四处延伸,如流水般流畅,仿佛美丽的音乐早已从那琴弦中奏出。小铁匠陶醉了,在想象的世界里,他的手指在琴弦上飞动。哦!那美妙的声音产生了美妙的变奏,小铁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听到了隐隐的歌声。
走过街边高大的巴洛克建筑,声音出自那家破旧的酒馆,肯定是东方的吟唱诗人用他那独特的声调和着美妙的东欧民谣在尽情的表演。小铁匠情不自禁地推开了那扇破旧的栅栏门,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与浓重的酒气扑面吹来。“嗨!吟唱诗人,那曲东欧民谣和的是什么调?”小铁匠喝道。
酒馆里传来一阵大笑,大家在嘲笑那个衣衫褴褛,整天站在杂货店的橱窗前发呆的小铁匠,酒馆老板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嗨!诗人!”小铁匠做着挣扎,但还是被无情地扔了出来。
他被重重地摔到地上,尘土四处飞扬,泪水在他的眼眶中打转,是愤怒,是无奈,是无助!这是对命运的屈服,就像吟唱诗人的歌唱:命运在烈日下屈服……
即便是年轻时的荒唐,多年后也会变成美丽的回忆。
小铁匠擦干眼泪,却发现那位白发的诗人出现在他面前。“眼泪冲不去心灵上的尘土,却让一颗纯净的心灵闪闪发光,即便是年轻时的荒唐,多年后也会变成美丽的回忆……”他和着歌谣缓缓离去,只留下那灰色长袍的残影和缓缓升空的烟圈。
火炉旁,一筐筐木炭烧尽,映出小铁匠红红的脸,铁锤砸下,火星四溅,小铁匠用汗水兑换每一日少得可怜的几个铜板。
梦中,他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花,嘴角却露出丝丝满足,因为他在用吉它弹奏自己美丽的梦想。那样的泪花,是一种幸福,是在历经苦难后对自己的肯定,是执着与不懈的结晶,就像吟唱诗人唱道:泪水让一颗纯净的心灵闪闪发光。骄阳下,这是一个美丽的大花园:各种各样的花儿在这里争奇斗妍。旁边伫立着一棵大树,静静地看护着这些美丽的花朵。风姑娘时不时踏着轻盈的脚步来到这里,和树叶低声寒暄几句后,就迫不及待地跑进花园,和花儿们戏玩起来,一会儿摸摸花儿娇嫩的小脸,一会儿搔搔花儿的痒……花儿们笑得花枝乱颤。当然,有时候风姑娘还会带给花儿们一些礼物,这更令花儿们惊喜不已,以至每一次,只要听到风姑娘的脚步声,花儿们便立刻兴奋起来。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花园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看着此情此景,渐渐地,大树有点不高兴了。
他想:我成天站在这儿,当护花使者。为什么花儿们那么喜欢风姑娘,一见面就亲热得不得了,我真是想不通。
于是,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风姑娘又一次迈着轻盈的脚步,来到花园。可她进入花园的请求第一次遭到了拒绝。“不,你不能进去!”大树张开双臂,挡住风姑娘,毫不客气地说。风姑娘和花儿们再三请求,大树就是不答应。最后,风姑娘只好伤心地走了。花园里从此沉静下来,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欢笑嘻闹。大树暗暗得意,腰板挺得更直了,手臂也伸得更长。然而,这种成就感并没有让他陶醉多久,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由于没有风姑娘的推动,胖胖的乌云大叔根本到不了这里,所以花园上空没有半朵乌云,炙烈的阳光在花园里,尽管大树拚命张开长长的臂膀,努力地为花儿们撑出一片荫凉,可是哪里敌得过太阳的威力。没多久,娇嫩的花朵们便被晒弯了腰,又没有水喝,个个苦不堪言。
由于没有风姑娘的走动,花香根本无法传播出去,以至于蜜蜂们无法闻到香味来采蜜、授粉,渐渐地,花儿们的后代越来越少,一个美丽的花园渐渐地被杂草侵占,成了一个荒园。
大树也开始后悔起来,后悔当初自己的自私,后悔自己没有珍惜风姑娘,珍惜幸福的生活。他现在是多么怀念昔日的快乐情景啊!他大声地呼唤风姑娘,恳请她回到这里,但他那干渴的喉咙却再也不能发出声音了。
烈日下,一个大花园,死气沉沉,没有一丝风。星猫生长在美丽的阁雅娜纱村,有一天,星猫觉得自己张大了,便去对村长说:“村长,我要去冒险”“什么,说我不要脸?”“我要去冒险”“说我不检点?”星猫急了,拿起喇叭说:“我要去冒险!”村长听明白了,“哎呀,我们的星猫张大了,知道出去冒险了!”村长笑呵呵地说,“恩!”星猫临走前,村长还特意送了星猫一个护身符“村长,我想去见见村里其他人”村长答应了,星猫走了。突然,星猫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星猫转身一看,原来是他的弟弟流星猫,“哥哥,你走了,你欠我钱什么时候还啊?”星猫想了一会儿,说:“那我回来时给你带样东西吧!”“好,好”“那带什么呢?叶子?回型针?金孔雀的羽毛?宠物?”“好,就要宠物!”
星猫走向宠物店,发现上面写着4个大字‘有事外出’,星猫走了,在路上,星猫发现了一个庞然大物,“啊,不要吃我啊”“星猫,是我啊”星猫回头一看,原来是宠物店大叔,“星猫,听说你要出去冒险了,我是专门送礼物的”“好,又有礼物”“我送你3片金色的回村羽毛”“恩”,星猫告别了大叔,从此,踏上了冒险的路程。
星猫走到了东东博士的园子里,那里四季如春,星猫乘坐着电梯,走到了东东博士门前,“请进”,星猫走进了屋里,东东博士说:“需要来一块面包吗?”“要”“那要什么呢?”“我要火腿面包”说完,星猫就看见了一块火腿面包,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便向东东博士说起了自己的旅程,东东博士听完“哦,原来是这样,出来没有一件武器,那是不行的,我就送你一把开山斧吧”星猫拿起开山斧,谢了谢东东博士,便走了。
突然,星猫看见一位老爷爷在海边活动身子,一会儿,便跳下海了,过了很久,星猫看见老爷爷捉了一条鱼上来,知道了老爷爷的用意,跑上前去,“老爷爷,我来帮你吧,”老爷爷点点头,说完,星猫不见了,一会儿,星猫手里拿着一个捕鱼网,几分钟过去,就捕捉了5条鱼,老爷爷满载而归地走了,星猫在海边拼起了贝壳,一阵浪花扑来,贝壳,乱七八糟,忽然,一阵更大的浪花扑来,星猫被卷入了海里,突然,星猫灵机一动,拿出回村羽毛,回到了村子里。
大伙见了,开心极了,流星猫却不高兴,因为星猫没有给他带宠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精酿啤酒网 ( 鲁ICP备15028878号-1 )

GMT+8, 2019-5-24 17:18 , Processed in 0.12602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